诺思格与客户共同闯关A股,双方数据差异孰在说谎?

  • A+
所属分类:乒乓球培训

来源:壹财信

来源:壹财信

作者:赵书涵

2020年7月6日,临床CRO企业诺思格(北京)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诺思格”)提交的创业板IPO申请被深交所受理,这已是诺思格第二次闯关创业板。

此前,因药物临床试验行业监管趋严,从事临床试验外包服务的诺思格与下游医药企业均受到冲击,公司未来业绩或面临风险,诺思格于2017年6月曾撤回IPO申报。

现金充裕却补流近2亿元

两次IPO申报,诺思格的辅导券商都是中金国际。面对3年后的卷土重来,诺思格的业绩也一路走高,公司经营也逐渐适应行业新规。

对比两次申报披露的募投项目信息,《壹财信》发现,这次披露的募投项目比前次多了一个,募集资金投资额多出3.66亿元。本次募投项目增加了补充流动资金一项,补流金额高达1.77亿元。

《壹财信》研究后发现,诺思格的财务状况良好,大额补流或缺乏必要性。据招股书,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诺思格的货币资金分别为1.03亿元、1.93亿元、2.74亿元、2.74亿元,其中银行存款是构成公司货币资金的最主要部分,资金充盈。报告期内,诺思格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是7,789.81万元、11,664.04万元、10,347.63万元、577.21万元。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诺思格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是4.31、4.83、5.58、7.31,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且应收账款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也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

再看其负债情况,诺思格报告期内仅2017年有短期借款,没有长期借款等非流动负债,并且公司的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基本也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持平。诺思格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合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1.88%、51.01%、44.11%、37.66%,合并资产负债率呈下降趋势,2020年上半年几乎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的同期合并资产负债率的均值持平。

在公司资金充裕、资产状况良好的情况下,诺思格仍要补充1.77亿元的流动资金,或有“圈钱”嫌疑。

股权转让曝实缴资本疑点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诺思格有5家一级控股子公司和5家二级控股子公司。其中,苏州海科医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苏州海科”)是诺思格的二级子公司,成立于2015年1月14日,设立时注册资本为500.00万元,之后一直未变动,实收资本则为220.00万元。目前,苏州海科的控股股东是诺思格的全资子公司圣兰格(北京)医药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圣格兰北京”),持股比例为80%;另外两个小股东分别为钟大放、陈笑艳,持股比例分别为12%、8%。

苏州海科成立时仅有钟大放、陈笑艳两个股东,二人分别出资300万元、200万元。截至2016年4月9日,钟大放和陈笑艳以货币方式缴纳注册资本220万元,二人分别实缴出资额120万元、100万元。

2016年6月27日,圣兰格北京收购苏州海科部分股权。股东钟大放将持有的苏州海科48%股权(对应注册资本240万元,实收资本96万元)以144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圣兰格北京,陈笑艳将持有的苏州海科32%股权(对应注册资本160万元,实收资本64万元)以96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圣兰格北京。

奇怪的是,按照陈笑艳实缴的出资比例来看,其转让的160万元股份,对应的实收资本应该为80万元,这与招股书披露的实收资本64万元相差16万元。这是编制招股书时笔误造成还是其他原因,诺思格或需解释清楚。

购销数据频频“打架”

报告期内,诺思格的主要客户群体是国内外制药企业、医疗器械企业和科研机构。同时,诺思格已向多家国内外大型公司提供过临床试验的外包服务。

据招股书,2017年,北京盛诺基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盛诺基”)是诺思格的第二大客户,当年度双方的交易金额为2,489.66万元。诺思格对北京盛诺基的销售金额合并了北京盛诺基的全资子公司北京珅奥基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目前,客户北京盛诺基正在冲刺科创板,据其公示的招股书,诺思格是其2017年的第一大供应商,双方交易金额为4,005.66万元,这一金额包含了诺思格的二级全资子公司诺思格(长沙)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长沙诺思格”)。北京盛诺基披露的诺思格与长沙诺思格的合并金额与诺思格披露的对应金额相差多达1,516.00万。

长沙诺思格成立于2017年1月9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实收资本100万元,主要从事临床试验运营服务。

2018年和2019年,双方的交易金额也出现“打架”情况。2018年,诺思格披露的对北京盛诺基的销售金额是1,422.50万元;2019年,诺思格披露的对北京盛诺基的销售金额是2,285.52万元。同期,北京盛诺基披露的对应金额分别是1,836.84万元、485.10万元。

另一大客户成都康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康弘生物”)是诺思格2017年的第四大客户,当年度双方的交易金额为1,160.80万元(受同一实控人控制的客户已合并计算销售额)。康弘生物是A股上市公司康弘药业的全资子公司。

根据康弘药业2017年年报,不具名披露的前五大供应商中,第三名供应商的采购额为1,129.87万元,与诺思格招股书披露的双方交易数据相近,但是仍相差30.93万元。

诺思格除了根据销售总额排名披露的前五大客户外,还依据业务类型、项目收入等条件给客户进行排名。

根据招股书,诺思格的营业收入按服务类型可以分为以下六类:临床试验运营服务、临床试验现场管理服务、生物样本检测服务、数据管理与统计分析服务、临床试验咨询服务、临床药理学服务。

招股书披露的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以上各业务类型服务前五大客户、各业务类型收入前十项目的信息显示,科创板上市公司上海艾力斯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艾力斯”)2020年上半年向诺思格采购临床试验运营服务296.79万元、采购生物样本检测服务156.60万元、采购数据管理与统计分析服务123.31万元、采购临床药理学服务81.84万元,合计658.54万元。

但是,艾力斯申请科创板IPO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上半年,诺思格是艾力斯的第五大供应商,艾力斯向诺思格采购临床研究服务319.85万元。艾力斯招股书披露的交易金额比诺思格披露的对应交易金额少了338.69万元。

因为诺思格披露的艾力斯2017年至2019年的相关数据不全,双方招股书信息暂无法比较。

综上,诺思格此次冲刺A股,出现的上述问题,特别是与已经上市和正在冲刺科创板的客户数据打架的情况,不知道到底哪方说了谎,我们也等待其是否在问询回复中给出解释。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