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齐锂业与赣锋锂业,出现了名副其实的冰火两重天现象

  • A+
所属分类:乒乓球培训

原标题:天齐锂业与赣锋锂业,出现了名副其实的冰火两重天现象 来源:电子发烧友

11月16日,曾经的锂业双巨头天齐锂业与赣锋锂业,出现了名副其实的“冰火两重天”现象。

二级市场上,天齐锂业(002466.SZ)以跌停价开盘,最终收盘于22.69元/股,大跌7.69%,目前市场仅335亿元;赣锋锂业(002466.SZ)大幅上涨并创历史新高,收盘于78.42亿元,涨幅4.96%,总市值已高达1045亿元。

如果将时间放大到今年全年,截至11月16日,天齐锂业下跌24.82%;赣锋锂业上涨125.15%!

天齐锂业再爆“天雷”

自2019年开始,如果说天齐锂业不断下滑的业绩,已一个个地“爆雷”的话,那最近的雷则有点大,称之“天雷”并不为过。

11月13日晚间,天齐锂业主动爆雷,其发布的《重大风险事项进展公告》称,公司18.8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4.4亿元)并购贷款将于2020年11月底到期,存在无法及时、足额偿付导致违约的可能性。并且,2020年内到期的部分并购贷款利息已暂缓支付。

天齐锂业曾经无限风光,市场一度超过800亿元,其“垮塌”之路,始于2018年5月的一笔收购。

当时,天齐锂业以40.66亿美元(当时约合人民币259亿元)拿下智利锂矿巨头SQM公司23.77%的股权,加上原本持有的2.1%股权,合计持有SQM公司25.86%的股权,成为SQM公司第二大股东。

这是迄今为止四川民营企业的最大海外并购案,被称之为“蛇吞象”式收购。天齐锂业自筹资金只有7.26亿美元,其余资金均由中信银行牵头的银团提供贷款,导致天齐锂业背负了巨大的财务压力。

巨大压力之下完成的并购,效果并不好,产品价格的下跌,来得异常猛烈:以天齐锂业主营产品之一的电池级碳酸锂为例,3年前该产品价格高达17万元/吨,但目前,电池级碳酸锂报价已在4.5万元/吨左右,下跌幅度超过70%。

SQM在被天齐锂业收购后,也表现不佳。2018年天齐锂业收购SQM股权时,约合每股65美元,较其股价有一定溢价。但2019年后SQM的股价跌跌不休,一直跌到每股20多美元,天齐锂业不得不在2019年计提减值52.79亿元人民币。

此外,由于天齐锂业收购SQM股权为高杠杆式,这导致天齐锂业财务费用大幅增加。据统计,天齐锂业2019年度并购贷款仅产生的利息费用合计高达16.5亿元人民币。

受累于SQM股权收购,天齐锂业2019年巨亏59.83亿元,超过此前三年公司的净利润总和。今年前三季度天齐锂业继续亏损11.03亿元,同比下降幅度达到890.95%,并且预计全年仍然会亏损13.6亿元至22.7亿元。

如果天齐锂业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在披露2020年年报后,有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也就是说,天齐锂业或许不得不改名“ST天齐”。

赣锋锂业市场超千亿元

新能源市场仍在高速发展。不同于财务受困的天齐锂业,赣锋锂业仍在收获着新能源东风所带来的红利。

11月2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布《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后简称《规划》)。《规划》要求,到2025年国内纯电动乘用车新车平均电耗降至12.0千瓦时/百公里,新能源汽车新车销售量达到汽车新车销售总量的20%左右。《规划》还鼓励企业提高锂、镍、钴、铂等关键资源保障能力。

与此同时,中信证券最新研报指出,新发布的新能源汽车产业规划中锂资源保障成为核心关切,近期澳洲锂精矿的供应扰动给国内锂盐行业敲响警钟。锂价同时受到需求拉动和成本支撑,价格上涨预计加速。

10月30日,赣锋锂业披露第三季度业绩显示,营业收入约为15.06亿元,同比增长8.50%;归属于股东净利润约为1.74亿元,同比增长421.32%。

产能方面,今年赣锋锂业氢氧化锂设计产能将达到8.1万吨/年,其中包括近日赣锋锂业在江西新余点火投产的年产5万吨氢氧化锂项目,该项目大约需要3个月的产能爬坡期,明年1季度将正式投产。

技术方面,举一个最近的例子就是,11月12日,由浙江锋锂投建,全球首条混合固液电解质锂电池产线即将在宁波国家高新区试机投产。浙江锋锂的控股股东为江西赣锋锂电,而江西赣锋锂电则是赣锋锂业的全资子公司。

赣锋锂业还切入到了电池的制造当中。例如,赣锋锂业目前TWS扣式电池日出货量达10万至12万只,客户包括Oppo、VIVO、JBL、漫步者等品牌的蓝牙耳机和智能穿戴设备。

赣锋锂业近日接受多家机构调研时表示,近年来公司逐步拓宽海外市场,海外销售占总销售收入的40%。氢氧化锂以出口为主,大约占单个产品销售量的70%。锂精矿供应受疫情与澳洲政策影响不大,2020年公司的锂精矿供应仍以RIM为主,目前已储备了充足的库存。

写在最后

中国锂业的双巨头变成单巨头,问题就出在一笔大收购之中,令人不胜唏嘘。

留给天齐锂业偿还大额到期债务本息的时间只有半个月,这个经历了锂行业大起大落、曾经市值超过八百亿的白马,在锂行业即将焕发第二春之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在2020年下半年,新能源车产量已初步创下历史新高。在锂钴需求显著回暖的带动下,工业级碳酸锂和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均有不同幅度的上涨。

但愿天齐锂业能渡过难关,重现锂业双巨头齐头并进之势!

责任编辑:xj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