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会落得像韩国离任总统那样入狱的结局吗?

  • A+
所属分类:体育经济

李泉:特朗普,会落得韩国离任总统那样的结局吗?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泉]

从11月3日到现在,美国的大选剧犹如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让人看的眼花缭乱。围绕特朗普是否会下台,如何下台,以及下台后是否会被民主党清算,各种猜测扑朔迷离。

现在看来,特朗普离任已经没有什么悬念,笔者的判断是民主党会继续采用民事调查、甚至是刑事调查的方法来约束、限制特朗普在离任后继续发挥政治影响力的范围和程度,但不会把他逼到像韩国离任总统那样的结局。

特朗普在“后特朗普时代”仍然会至少活跃两年,至2022年中期选举之前,如果届时他没能够成功改造共和党,那么随着他逐渐淡出美国的政治舞台,共和党方面很可能会出现一个新人来延续“特朗普路线”。

之所以这么讲是因为这一个多月以来,拜登和特朗普两边的互动显示出双方所遵循的策略都明显受到此次选举结果的影响,也就是选举所暴露出的双方结构性力量对比的影响,而且两边的策略各自都表现出一个比较明确的上、下限。

从12月8日各州完成计票认证,到12月14日选举人在各州投票。目前虽然特朗普仍然没有亲口承认败选,但结果已定。拜登选民票81,283,485张,选举人票306张,特朗普选民票74,223,744张,选举人票232张。这和2016年的情况正好相反,当时是特朗普306票,希拉里232票。四年前特朗普赢下的威斯康辛、密歇根和宾夕法尼亚这三个铁锈州不仅又被拜登赢了回去,特朗普还另外奉送了亚利桑那州、佐治亚州和内布拉斯加州的第二国会选区。

特朗普的支持者

从选民票的绝对数量上来看,特朗普其实表现不错,甚至超过了奥巴马在2008年人气最旺时候的6900万票。但可惜今年的投票人数创下历史记录,超过2016年的1.37亿人,达到1.55亿人。多出来的人中投票给拜登的更多,所以尽管特朗普自己和自己相比进步了,最后还是没能超过拜登。

不过拜登尽管一直吹嘘自己得票数是美国历史新高,但从得票比例来看,他的表现并不亮眼,只有51.4%,没有超过奥巴马2008年52.9%的比例。

要知道今年新冠疫情对美国经济和社会的冲击,远远大于2008年选前爆发的经济危机的冲击。特朗普作为总统难辞其咎,但拜登很显然没有能充分将这个优势转化为得票率,反映出其本人作为高龄候选人在个人魅力、政策取向和选战策略上的缺陷。

反观特朗普,尽管应对疫情不力,但其最终得票率仍然达到了46.9%,不仅超过2008年代表共和党的麦凯恩的45.7%,更好于他自己在2016年46.2%的得票率。而且从众议院的结果来看,民主党也没有能充分利用新冠疫情所造成的冲击,反而表现更差,让共和党增加了10个席位。这反映出特朗普和共和党在移民、贸易和意识形态等议题上的“支持者黏度”保持在了高位。

正是因为看到自己和共和党的表现都更好,特朗普才敢于不断宣称拜登的票数存在大规模舞弊,并把今年的选举定性为美国历史上最腐败的选举。

在拜登宣布胜选时,特朗普前往俱乐部打高尔夫  图源:澎湃影像平台

不过尽管特朗普在推特上显得豪情万丈,他在三个关键的时点还是暴露出色厉内荏的一面。

11月14日, 12月12日,两个周末,他的支持者从全国各地风尘仆仆聚集到首都华盛顿,集会支持他。按照特朗普竞选期间一贯喜欢出现场的风格,按说他没有理由不到现场讲话。但第一次特朗普只是坐在车里两次经过集会现场,号称是从高尔夫球场来回的路上路过。

第二次更只是坐着“海军一号”直升机在集会现场上空掠过而已,给出的理由是要去观看陆军和海军的橄榄球赛。

第三个节点就是在刚刚过去的27日,特朗普突然推翻自己要行使否决权的口头威胁,签署通过了新的纾困和联邦政府支出法案。

从特朗普在这三个关键时点上的行为选择,大致就可以推断和印证他所采取策略的上、下限。

上限是他本人不会采取任何行动去激化其支持者,造成局面大范围失控,也不想对美国政治格局整体造成不可挽回的冲击。所以特朗普既不到集会现场去发表讲话,也在联邦政府支出到期前一天就签署了新的支出法案,避免联邦政府关门。更没有像他在22日宣称的那样,宁可以法案不通过为代价,也要把给民众的直接补贴从一个人600美元提高到2000美元。600美元虽然不多,但在美国1400万人都在领取失业救济、1700万户家庭都在拖欠房租的情况下,哪怕是一两个星期的拖延都有可能产生难以预料的后果。

所以,特朗普知道不能一杆子把船打翻,那样对他和拜登以及国内的方方面面都没有好处。不管这是他的本意,还是在各方压力之下做出的选择,至少这个上限特朗普到目前从没有突破。

他的策略的下限则是永远不承认败选,不承认拜登是通过正常选举程序入主白宫。超过这个下限,特朗普就失去了凝聚其支持者的抓手和说辞,离任后就无法保护他自己和周围人的利益。所以这也就是特朗普在推特上不断重复选举存在大规模舞弊的原因。

目前来看,效果也还不错。特朗普在选后成立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已经以解决选举争议为名筹集了超过一亿美元。到目前只支出了900万美元左右,离任后至少一段时间之内还足够支撑特朗普的各种政治活动。

反观民主党这边,其策略的上、下限也比较明确。拜登在选后的各种讲话中,几乎每次都不忘提及希望弥合或者缓解两党支持者的分裂状况。他本人也在采访中明确表示无意去追究特朗普在任期间的所作所为。背后的原因就在于拜登深知投票给特朗普的7400万人是不容小觑的政治力量,任何把特朗普逼到墙角的做法都会让美国整体更加撕裂,不利于自己今后四年稳定执政。这是拜登不会突破的上限。

但这并不意味着民主党会任由特朗普离任后去自由地发挥影响力。为了最大限度地排除特朗普的干扰,民主党会利用各种司法诉讼和调查让特朗普官司缠身,牵扯、消耗、约束其政治能量。

这个办法其实在特朗普上任后不久于2017年5月就已经开始了(甚至不排除部分共和党在背后的暗中支持)。当时司法部任命的“通俄门”特别检查官的调查,一直到2019年3月才结束。后来因为涉及乌克兰的“电话门”,甚至让特朗普成了美国历史上第三位被弹劾的总统。

佩洛西手撕特朗普国情咨文讲稿

等特朗普离任之后,现在还正在进行的三个案子可以继续发挥类似“通俄门”和“电话门”的效果。这其中的两个由纽约州的曼哈顿区检查官负责,第三个由纽约州的总检查长负责,分别涉及2016年竞选期间付给艳星的封口费、税务和银行欺诈以及地产欺诈等问题。

虽然特朗普作为总统有绝对的赦免权,但该权力只涵盖联邦法律。即使特朗普想通过赦免身边人来保护自己,这个办法也无法阻止纽约州的检察官和总检察长根据需要来调整调查的力度和范围。11月19日在选举争议的高点,纽约州的调查就给伊万卡发了传票。

当天,“伊万卡入狱”一度冲上推特热搜

除了纽约州的调查,如果国会中的民主党人愿意,还可以就特朗普任职期间的事务展开调查,而且可以传唤被特朗普赦免的身边人到场作证。

在这个过程中,这些被传唤的证人不能完全利用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对缄默权的保护来拒绝回答问题。也就是说如果他们拒绝回答相关问题,可以因为藐视国会罪而入狱最高12个月。一旦他们回答,透露出的信息在多大程度上能够牵连到特朗普,就又可以引发无穷无尽的法律问题和诉讼。

所以说在明年1月20日特朗普卸任之后,民主党可以通过这些正在进行的或者潜在的可以开展的调查,来或松或紧地约束、压制特朗普,这将是民主党无论如何要维持的下限。

双方在各自策略上、下限之内,为求得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博弈甚至不排除会出现特朗普在特定问题上和民主党联手,让共和党难堪的现象。比如在特朗普提出要将给个人的补助提高到2000美元之后,民主党的佩洛西就立即提案附和,最后是国会共和党把表面上特朗普和民主党所共同赞成的撒钱政策给拦了下来,成了民众眼中的恶人。

所有这些不同组合的博弈将决定特朗普在“后特朗普时代”的命运和美国政治生态的走向。从1980年特朗普第一次被问到是否想当总统,到1987年一度想尝试参加竞选,到2016年最终当选,特朗普已经变成了代表美国困境的一个人格化符号。

如果他能够成功地改造共和党,进而导致美国发生政党重组,那么2024年他就有希望卷土重来。即使不成功,他所开创的政治模式也将发挥长久影响。

如果美国国内的经济、政治极化情况无法有效改善,10至15年之内,我们大概率会看到一位比特朗普更风度翩翩,口才更好,更有政治手腕,以“平民主义”为幌子,跨经济阶层的新“煽动家”上台。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